序:我一直以为上古的原始社会中,崇神的人类,具备一种野蛮、质朴的美丽,大抵就如

人类的孩提时代,纯真无邪;这也是本文取用文言形式的原因。至于后来的岁月,人类的自

觉时代来临,显得有些妄自尊大了,也如人类的青少年时期,有种无畏亦无知的傲气。回首

看来,作为新时代的人类,总需要反思和进步。我们人类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宇宙或许太

浩瀚,世界或许太遥远,那么对于自己个体而言,对于同居的生灵们呢?借着同人创作的形

式,谨以此文妄表鄙见,不慊见笑于大方。

秋高西声,月出东山。会人间之度中秋也,非人之生亦然。有兔灵名天为者,卧于迷途之

竹林。是夜,长矢贯宇,沧波浮云,斑竹蓄翠,霜蝉绝鸣,金飙遗爽,玉露残清。遥见双兔

相随,一曰清兰,一曰铃瑚。其态也:嬛嬛焉,钟月殿霓裳之隽姿,瑸瑸焉,毓甘泉倾世之

泽颜。明妃退色,青娥见羞。懮受兮,舒扬修袖以垂紫;倩顾兮,引纵明眸而睐虹。襳襹高

飘,琅玕脆摇,翲轻生仪,泠凌从容。云髻峨峨,静质皓皓,芳流幽兰,气敛秋波。瑰寒兮

玄兔之精藻,素昳兮太阴之流华。既婉生仙风以乘月,唯娉顿玉足而踏雪,峤步缓适,佩服

弄琤,乃赴蓬壶月姬之宴。悦乐昕昭,而忽聆蜩蝉、皋禽之夕闻,卒听腾吹、朔管之秋引,

情动于中,又见轧沕洸忽,憛然悇然,怛心不胜。粤夫,岂纡轸之可托,于是愬月而长歌。

其歌曰:“仰皎言之明月兮,吾之恸乡。孅阿不我归兮,夫曷怆怆。彼银汉之傥阆兮,何以

越航。心死亦已而已而兮,适所适而。”踵风《河广》,承兴《骊驹》,余音栖月,湫霜冱霰。

盛夫翯羽绯翼,共鹊联鹗,鸿守韵仪,鹭尊雅序。歇咏赏景,盱灵目远。久别人间,遥俯

人寰,万灯不夜,有永昼之欺。

清兰曰:“余闻人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诚若是哉!而人又曰:人为动物,惟

物之灵。则人以为灵异,竭踏众生,至于同族而有更甚。其浊不可缘也。嗟尔生人,初也去

乎吾族不远,而今性劣质鄙,其可怪也欤。余谔谔,常自问而不得。”

铃瑚止帘底纤月,形人而笑:“吾子为月兔久矣,不识人也然,吾闻八意大神太古居此,

其知之也深;数请而告余:适人之初生,走禽之方人,无异也。茹毛饮血、刀耕火种,虽荒

蛮之至,性未伤祟。稍长,食衣加足,则求寄托,乃制偶像,或神明,求慰于天。神受信而

化形,垂迹施德,人咸拜之。既有神,则有巫觋以告谕其意。巫觋不圣,偏邪染渐,至于误

神而政,假神以威;故庸人之敬神,实敬巫觋矣。因则化领。既化领,则分族。既分族,则

成国。既成国,则攻伐谋害,罔不起焉?纷纷扰扰,竟囚弃神于庙祀,自夺其权,而失其德,

嗣亦则之。吾等自无此祸妄之根。”

清兰不语,展指低云,卧于其上,取酌半觞,已状常人矣。貌若微醉:玉面飞霞,丹唇藏

霜;剑眉斗星,崖颔脱颖;青丝流浪,赤眼凝血;清辉环萤,珏臂孕桃;犹如天生;而背铃

瑚。

铃瑚怪之,叹曰:“何故忿然若此?”

清兰背之而答:“余目子以侣友,却内外之分,志在永伴不离。岂料谑弄于余。愁恨之际,

以为枉愿,盖聊借酒浇之耳。”

忽有簇梅覆冰,点碎朱华。虆萦纤华,轻绕瑜琦,懋滋逸色,葳蕤居彩。寒气竟弭,春心

始动:铃瑚乃后抚之,曰:“吾子何言,若有此意,苍天丧余。”

清兰默然,渐生异香,沁心溢息,破泉泻云,儚月挥尘,盖稍气解。又言:“神之衰绝莫

不知也,而人之不敬莫不闻也。倘如假神,初或可,然后今之继状无以也。余闻人之为乱者,

或奸或愚,欲挟利、图自足耳,何以神为?托神云云,子非欺趣我而何?”

铃瑚笑,引霜露而饮,串珠团而啖,递及清兰,曰:“尚未至宴,何故烂醉。其中意味,

岂不解乎?碎雪之华,必以根实;裂石之泉,须凭勍源。根腐则华衰,源断而泉绝。人既僭

神自奉,必妄尊以大,弗能溯逆,以至乱象渐生:其下效尤觊觎而行谋僭上主者有之,其奸

妄议朝纲而起事贼社稷者有之,其民不定是非而因乱残家国者有之。国国相攻,家家相篡,

人人相贼。其根源已浊臭如此,是乃先人僭神之所以报后人也。虽有纯正,其风难抑,尔来

百有余年矣。同族相蹴,异生相戮,不为鲜寡。求慰于虚玄,失心而浮表,弃英鄙芳,行尸

走肉。今不夜而怴狂,欺己及人,未及铃仙之蛊,盭盭然已自害矣。若克爱奉尊拜,忠淳厚

笃,节奉圭臬,则根源茁强,必不如此。其过神邪,其过人邪?虽智亦迷也。吾子休怪,虽

人世万变,而余与吾子则永不移,心镜皛皛然,昭悬乎似此秋月。且唯余与吾子,偕往同逝

于天地,并心交魂乎死生。毋独愁孤嫉,徒伤悲己,不然,余亦不堪。”

转语低声之间,月极天华,万里且晴,鹧鸪遥鸣相和,比翼共渡青云。沿见欃枪翾翥,汩

弥四海;仡闻明河旖旎,洪造九天。俄而气霁风畅,纤翳不复:繁桂弄影,始全开也。荏苒

兮春秋,不易兮至情,此之谓也。

清兰顾望铃瑚,恰似:清风难留惊鸿影,春水点醉梨花枝,绛唇皓齿正欲启,先泛衷情泪

两行。春迷秋色,情乱理意。四目相对,欲语无言,竟不觉时。

天为忽高升而呼之:“月姬之候久矣,尔等私小情而舍众宴,岂不之怠?”二兔讪然,反

嗔天为无礼以缄窥。后转笑语,遂三而东。

其下蓬莱之客闻而哂嘻,悠然入梦。九层华文,翔龙隐珀璀之渊玄;五香摇濯,仙兰盛央

华之苑池;不觉夜意。竹林幽寂,偶动舟叶,星碎点携,恰迷村人之里,而阑灯珊火,风舞

不狂,亦似宴酣之欢。夤夕之永,尔其方始哉!

1 个评论

  1. 通告:幻想桂风颂——作品征集 – 广西THO官方网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