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瀑布激腾的水脉飞奔而下。

  

  

  对于在玄武泽和河童来说,今日依旧是和往常没有区别的一天。机械的运作,埋藏在地下的轰鸣,震荡的冲击波削减消失,这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荷取也是那么想的。

  家里旧式齿轮的钟表随着时刻归位打满八下,本着作息规律的原则,她还是和平常一样出门逛逛。木门的吱呀仅仅在周围回荡了片刻便消失不见,已经成为习惯的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只是木门关闭发出的声响成为了微微的遗憾,荷取这么想着。山涧中的河童早已安居在钢铁包裹的居所,自动的开关和任凭意志力的闹钟似乎成为了科技化的基层代言。

  妖怪之山的记者扩大了服务范围,四处分发着不会有回应的调查问卷与无趣的报纸,荷取根本没有兴趣看那些新闻。她看着门口的信箱被报纸充斥塞满,每月不得不定时清理的工作让她更是感受到了模式化的生活是多么讨厌。她常会一边嘟囔着自言自语着对清理出来的信箱杂物做一些毫无意义的评价——起码评价各不相同,这或许也能让她从往复中找到一丝不同的乐趣。

  面对着堆叠成小山的旧报纸,荷取却没有什么拖出巨型碎纸机的想法,她觉得这些毫无营养的读物起码还有记录时间流淌的印记——在每篇的右上角都有当天的日期。这种廉价的记时工具运作起来相当麻烦,但却是无聊之中一种解闷的方式。就想收集稀有图片集齐图鉴什么的—这个似乎还是在报纸上看到的,类似于某种游戏里的说法。会有这么无聊的游戏吗,仅仅是将收集东西当做最终目标,挑战性从开头算起就已经趋近负值了。

  

  九天瀑布的水流飞腾而下,偶会有误入玄武涧的水流就会变得平和而缓慢。

  

  荷取只是在门口香远方张望凝视,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大半,虽然她也安慰自己就当做是工程淡季,但许久未曾创造发明的扳手也有些布满锈迹。木门再次响起,但并没有被重重关闭,虚掩着的空隙漏过几屡落日的微光,肆意随心的照向屋内的各个角落。

  她看着那光洒向灰尘积攒的墙角缝隙,洒向蓝图木台,洒向装载精密仪器的工作桌,洒向蒙尘许久的将棋盘。距离上一次工作是什么时候呢,距离上一次旷工又是什么时候呢,荷取对这些当时认为不重要的事情毫无印象,但她觉得,休息的时间已经要结束了。

  山上瞭望的白狼天狗就决定是第一个目标。尽管还处于对方的工作期间,荷取还是带着些许新奇东西悄悄的,从曾经共同规划的隐蔽小道遛上了山,没等对方来的及开口解释或是询问,她就已经创造出新的谈话,按下了运行键。

  

  “椛—好久不见——!你有看最近几期的报纸…嗯。我这次是带着新东西来的喔。”

  

  荷取刚想引出问题构思逻辑想要发出询问挑起话题,才想到毕竟是鸦天狗所编纂的文章,每天都是垃圾新闻的话也就完全没有看的必要了。她从背后背包中查看寻找出一个小方盒,沉重的重量确实让人好奇其中藏匿了什么奇异的物品。而后只是将揉搓后布满褶皱的废弃报纸拿出。指着报道关于「卡牌」的新消息。

  “我在看到它的时候就在想——既然是用来娱乐的卡牌,或许能改造出更好玩的东西来啦?不知道椛是不是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就先带着成品过来问候一下!”

  

  长篇大论的发言结束,继后的展示环节显然也必不可少,积叠成摞的长方形卡片,不只有配图更有详细的文字介绍,丝毫没有重复的全新创意,荷取对于自己的新创意检查不出任何瑕疵。

  “啊。…要怎么玩呢?”

  

  荷取面对着对方的询问,随手轻轻按下铁盒中央细小的按钮,机械的变形与组装在短短的几秒内就形成了风格奇特的牌桌。借由偶然间从盟友处听闻香霖堂的新物件,全新的娱乐方式就此诞生。

  推广的活动荷取拜托哨戒的天狗在山中宣传,不出几天的时间就足以将卡牌游戏传播四方,荷取又要投身到工作中去了。她或许有时还会想,下一次旷工是什么时候呢。

  木门前的河流重新开始奔腾起来了。

  

  

  We Enjoy In Water.

1 个评论

  1. 通告:幻想桂风颂——作品征集 – 广西THO官方网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