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的腥味淹灌满了一如既往的咖啡厅。

悬挂在门框上的古旧摇铃随着她的推门而入发出喑哑的响声,挤压着周围的液体与残留的空气。气泡升腾而上,在目光不可及的高处破灭了。

“二十七分钟,莲子,你又迟到了哦。”

“这也没办法啦,我失眠了。”

“哎,算了。来开始今天的活动吧。”

“首先呢,我亲爱的梅莉,可以说明一下这是在哪里吗?”

“咖啡馆啊,这不明摆着的吗?”

那位被称为梅莉的少女吃掉了特意留到最后的蛋糕上的草莓,把杯子里的黑咖啡一口吞下。

“现在我们是怎么交流的呢?又是在靠什么呼吸的呢?梅莉,你似乎把这里的某些东西当作理所当然了。”

“可能是由于一开始我就已经存在于此了,这里的一切随着我意识的存在而开始流动,我会对周围的不合理感到习以为常。对于我来说,某些法则一开始就被扭曲了但我却不自知,一切都是合理的,这就是所谓的“只缘身在此山中”吧。发现这个世界中一切不合理之处并找到幕后黑手,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活动内容了。我需要一个局外人。莲子,可以请你向我说明一下吗?”

“乐意效劳。咳咳,首先,赫恩女士,您睡觉前有换衣服吗?”

“哼,还真是失礼呢,睡觉前我肯定会换睡衣的啊。”

二人似乎投入到了这场侦探与证人的角色扮演游戏中。

两个月亮引起的巨型海浪拍打在咖啡馆上方的水面,但那片喧闹与这里无缘。静谧,甚至死气沉沉,整座海底都市里仿佛只有她们二人。但在这沉没在海底的京都深处,却有着些什么在注视着她们。

莲子继续着她的推理。

“然而你身上现在仍然穿着今天见面时穿的那一套紫色连衣裙哦,左边的袖口上还留有下午洒出来的红茶茶渍。梅莉你现实中的衣柜里应该不只有紫色的衣物吧。但是我猜,如果在这个梦境世界里就这么回到你的家中,打开你的衣柜,里面可能就只有各式各样的紫色衣物,要是把范围再缩小一些,可能就只有一排左手袖子上印有茶渍的紫色连衣裙,就跟你今天穿的那一套一样。”

“嗯……感觉有点强行呢……”

“那该如何解释这滩茶渍呢?在这个世界里,在我们觉察到的时间开始启动之前,你毫无意识地从家中出发来到了咖啡馆,点了一杯黑咖啡,袖口上却出现了红茶的茶渍。你也不是那种毫不在意穿着打扮的人,那么最大的可能便是你毫无选择。你无法选择身着的衣物。衣柜中的衣服都是千篇一律的带有污渍的连衣裙,又或者说是你在某人的引导下无意识地穿上了这件连衣裙,这一切是出自于某人的固有印象。某人觉得‘玛艾露贝莉赫恩这个人就应该穿着紫色系的衣服,宇佐见莲子这个人就应该穿着黑白色系的衣服。’你想要接受哪一个答案?”

“后者未免也太恶趣味了吧。算了算了,下一个。”

“嗯!这螺蛳粉煮得不错,豆角与酸笋的味道也合适。是梅莉帮我提前点的吗?”

“并不是哦,在这个世界启动之时它就已经在这里了,只不过此前我们一直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而已。莲子你怎么吃得这么快啊。”

“反正这是在梦境里嘛。既然这里是梅莉的梦境,那么事物会随着做梦的人的想法而发生改变也不足为奇。但是,这里可是在咖啡馆,为什么会出现螺蛳粉呢?梅莉你平时会有在咖啡馆里点上关东煮或者小笼包之类的念头吗?”

“我才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不过我似乎也开始察觉到这个世界的不合理之处了。”

“那么,这螺蛳粉是怎么出现的呢?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此前并没有螺蛳粉这个概念,既没有见到过也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是亲自品尝了。为什么我们会知道它是螺蛳粉?梅莉,这是你的梦境,我想听一下你的看法。”

“是否存在有某人将这个概念灌输给我们的可能性呢?而且这个人有可能也通过了某种手段影响了我们的行为与观念,但是我们并不知道那个人的任何信息与手段。”

“好。然后,我用这个吃蛋糕的叉子挑起一口粉,尽管这很违和,但是这里并没有筷子。嗯这粉真不错梅莉你也尝一口,这时进入你口腔的除了粉与叉子,还有什么东西呢?”

“什么都没有。但是此刻我们却被咸腥的海水围绕着。我是如何进食的?我是如何呼吸的?我们是如何交谈的?”

“然后接下来,我们会面临一个问题。一旦我们发现了这些不合理的地方,我们要怎么去面对它们呢?我们本来无法在水中呼吸,无法在水中进食,也无法在水中交流。当我们意识到不合理之时,这些不合理会转变成合理吗?亦或是会对我们产生阻碍呢?”

“既然我们的一切生理活动还能照常进行,那大概说明了它认为只有这样,这个故事才能进行下去吧。”

“我们正处于某人的笔下 ,你也这么认为吗?”

“我们不得不好好考虑这个恶趣味的可能性了。来做个小试验吧。”

“例如?”

“试着做出一些它认为不合理的行为。比如说,破开这扇窗,游到水面之上?”

“鱼儿离开了水……虽然我们并不是鱼,但我们也不能保证现在的我们能直接在空气中呼吸,是这样吧?还挺有趣的。为了使故事发展下去,它估计不会坐视不理吧。”

“那就来试一下吧,话说为什么要砸窗?明明可以从门出去的。”

“唔……仪式感?”

“那还是从门口出去吧。喂,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我们要去寻短见了哦。”

“没反应。”

“那可能这样对它造成不了威胁?”

“这要试试才知道。啊,你上升的速度再慢一点,起码比气泡上浮的速度要慢才行。”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各种不合理的情况都出现了。”

“比想象中要更快到达水面了……不对,这里是……我们回到了咖啡馆。我们无法离开水底?”

“那我们就是那两个月亮在海底的投影?”

“镜花水月吗?那我们实际上并不存在?”

“你别说,这或许对我们有利。想想看,如果你不是宇佐见莲子,我也不是梅莉。失去了玛艾露贝莉赫恩这个身份的我,这荒诞的经历不就会变成再普通不过的一场梦吗?”

“莲子不再是莲子,梅莉也不再是梅莉。唔……具体要怎么做呢?”

“你还记得吗?如果真的存在着这么一个人,那么它对我们的固有印象就是这身服装了。如果我们在咖啡馆里的更衣室找到这里的服务生制服……”

“梅莉变成服务生的样子……可以请你说一句‘欢迎回来主人大人’吗?”

“开什么玩笑,这里又不是女仆咖啡店,怎么可能会有女仆服……唉,虽然没有女仆服,但是,莲子你来看一下。”

“这不就是我们正在穿着的那一套嘛。”

“一模一样的。”

“还真是铁了心的啊。”

小小的捉弄就到此为止了,因为你们,或者说你已经触摸到了核心。破晓的夜空中第二枚月亮西沉,潮水褪去,咖啡厅里重新充满了氧气。你重新开始用肺呼吸起了新鲜的空气。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既不是梅莉也不是莲子,一旦意识到这个事实,我就会醒来了吧。还真奇怪,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因为广西tho幻想桂风颂秘封coser免票进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