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灯光下,桌台上的试卷一字未写。

视野之中,无法识别的字符逐渐扭曲在一起,变成一团无法描述出形体的奇怪型状。

分神之时,耳旁传来了滴答滴答的声音。初听似指针行走之音,但逐渐听着听着,便察觉出来声音来源并非是眼前碍眼的闹钟。

是哪个家伙用完阳台上的洗手池没有关水龙头。

虽然很想把这句话大喊出来,耳边传来稀疏的呼噜声却让自己打消了这个想法。

堇子往宿舍里看去。

除了自己座位上仍旧亮着灯以外,其他床铺已经进入了寂静的黑夜之中。

时钟咔哒一声,走过了十二点整。

她们已经去到了明天,而不肯睡觉的自己却被留在了昨天。

蹑手蹑脚的走到阳台,堇子把水龙头关死,一点声音都没弄出来。

镜子之中的倒影静静的看着自己,堇子看着它眼角的黑圈,伸手想去摸,但是能触及的只是冰凉的镜面。

“也是,早已不该再幻想你们的存在了。”

镜中的自己笑了,似乎是在嘲笑着站在它面前的本体。

它动了,伸出了一只手,做出了国际友好的手势,然后做了做口型,说了一个词。

“傻x”

堇子的瞳孔逐渐放大。

倒影背后的现实景色逐渐模糊,它的服饰也逐渐发生扭曲和变化。

鲜红如血一般的鸟居和眼睛,内侧绣着泛着紫光的花纹的披风,以及那双带有浓厚嘲笑意味的眼睛。

被淘汰的废物就给我在那边一点点的凋落吧。

耳边似乎传来了这样的低语。

“哗啦啦!”

胃里一阵翻涌,紧接着洗手池中便出现了一堆半消化的食物。堇子打开水龙头将它们冲走,并漱了漱发酸到有些发苦的口腔。

是不是今天受凉了,才把自己好不容易塞下去的食物给翻了出来呢?

堇子再看向镜子,刚才所见的一切都已经消失,只剩下套着人皮的疲惫的灵魂。

看向外面,天边似乎有些发白了。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废物。”

一边顺势漱口,堇子一边低声说道。

题目写不出来也就不继续写了,睡吧。

睡吧,或许明天会变得更好呢?

“……”

“吃过药就去睡觉吧。”

桌面上放着一个药瓶,其中贴着一个标签。

从那残破的标签上,隐约可以看见“蝶”,“梦”,“丸”三个歪歪扭扭的字样。

把头埋在充满霉味的枕头之中,堇子很清晰的感受到药物的作用。

原本还在抗拒睡眠的精神,此时已经沉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逐渐进入沉寂。

……本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她的灵魂欲沉睡,但是她的身体却还是醒着的。

耳边莫名传来如婴儿啼哭一般的声音,初猜想或许是哪个舍友下床触碰到了椅子。

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堇子觉得,这其实是有一只黑猫站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叫。

在这个想法生出的一瞬间,她听到了猫叫。

伴随而来的,是只有在白天才会听到的锯木头的声音。

古老的树木,倒在巨大的机械之下。

切割的声音,仿佛就像是它最后的悲鸣。

最后的果实从树上掉落下来,落在地面上,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逐渐,变成了每天早上碍事的闹钟的声音。

不愿起床的哀嚎,混杂在了周围熟睡的呼噜声之中。

堇子翻了个身。

她听见了宿舍正中央风扇转动的声音。

并因此,觉得自己正在站在美国的自由女神像之上,穿着自己那中二的打扮放肆的大笑着,而周围无数直升飞机在盘旋着。

聚光灯照在自己的身上。

而下一刻,自己却被关在了一个笼子之中。

随着机器的启动,自己不得不跑了起来。

一只黑猫在笼子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意间的一瞥,堇子看见了镜子里,有一只紫色的仓鼠在笼子里奋力的奔跑着。

突然的一停,仓鼠被机器上甩了出去,落入了黑猫的口中。

突然,期待已久的,久违的宁静来到了自己身边。

这就是安静吗?

水中的生物闭上了眼睛,期待死寂将自己淹没。

堇子又翻了一个身,把被子蒙住头。

但是,事与愿违。

一丝光亮出现在面前。

睁开眼睛,却看见那多年未见的报春精在空中飞舞。

但是在她飞出屏幕外的一瞬间,粉色的樱花全部落下。

然后,当第一片樱花和堇子对上眼的一瞬间,它变成了一团樱色的火球,向她飞来。

火球擦过堇子的皮肤,是无比真实的灼热和刺痛感。

堇子二话不想,转身就跑。

在她的身后,有成群的火球。

面前,直直的道路远远看不见尽头,道路两旁都是不知名的树木。

似乎就像回到了幻想乡一样,那片会迷路的竹林。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看向屏幕,却无法读出联系人的名字。

而下一刻,她心生警觉,下意识的停下的脚步。

“呜——”

伴随着一声长啸,一辆火车从她正前方通过。

而当火车通过了之后,道路两旁的栅栏才缓缓落下,指示灯才变成红色。

而,却也是因为这一停,身后的火焰追上了堇子。

……

堇子捂着耳朵,噌的从床上坐起身。

眼里所见,只有那一层不变的灰色天花板,扇叶嗡嗡叫的风扇,以及传来甜美呼噜声的其他床铺。

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

虽然现在未进入到盛夏,但是堇子此时已经犹如从泳池中捞出来的一样。

堇子眨了眨眼睛,捏了捏自己。

疼痛感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在现实里活着。

在床上做了好一会儿,堇子翻身下了床。

睡不着。

就算灵魂打算沉眠,但是身体却依旧不甘心的将它唤醒。

“原本只是想做一些让自己快乐的梦的。”

堇子走向自己的桌面。

桌面上,在她刚才所取药的瓶子后面,阴影处,还有一罐装着粉色小碎片的小玻璃瓶。

拿起水杯,接了一点水,堇子又吃了两颗药。

再次来到床上,堇子将自己放进被窝,然后蜷缩了起来。

放过我吧,让我睡着吧。

如此祈祷的堇子,在闭上了眼睛之中,没有再听见任何东西。

……真的是如此吗?

滴答滴答,计时器的声音。

猫叫声,婴儿啼哭声。

伴随而来的,在自己上方不断摇晃着,泛着白色光晕的绳圈。

堇子伸出手,抓住了那根“蜘丝”。

蛛丝在她抓到的那一刻,逐渐向上提去,将堇子从这片昏暗之中抽出。

突然变得光亮的景色让堇子一时间无法睁开眼。

等她逐渐睁开眼的时候,她看见自己正站在妖怪之山的上空中。

天狗在脚下飞行,她甚至看见了其中那个绿色的风祝。

远处,那个红色的鸟居在朝阳之中变得无比鲜艳。

深绿色的森林之中,传来了烤蘑菇的味道。

堇子松开了手,感受到了引力,任由自己向下坠落。

蝴蝶挣脱了束缚自己的蛛丝,落向了地面。

终究,这里才是自己的归宿。

她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

水龙头依旧在滴滴答答。

风扇的扇叶缓慢地转着。

少女趴在她的习题册上。

手中还握着做题用的笔。

白纸不知何时被泪浸透。

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

不合时宜的闹钟声响起。

天空已经变成了白色的。

房间逐渐变得空无一人。

风吹起少女裙子的一角。

她已经抵达旅途的终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