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叫着,它们似乎不愿意这片森林如此寂静

 白色的长裙中镌刻着紫色的花纹,拖过一片落叶却不沾染一点尘土。

  那小小的手牵着白色的长裙,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为什么要向前走呢,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小小的巫女带着疑惑跟着眼前的少女向着森林深处走去。

 “我相信你现在一定有很多不解,但是很多事情我们并不需要一个答案,我们只需要去做到他。”

这是她们离开神社前,少女对着小小的巫女说的话。

巫女很相信她,少女每天都会来到神社前陪她玩耍,给她食物,她是这个巫女童年的一切。

这是她们相遇的第一年,也是她们第一年去做这种事

 但小小的巫女从不曾见过少女今天这样的神情,那是尚且年幼的她,未曾了解的故事。

 于是小小的巫女拉着少女的长裙,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走到那森林的尽头出现一片空地,走到头上的树木已经消失不见,少女停下脚步。

树木围绕着的地方,月光撒下露水,从苍穹之下低落到这片空地之中。照耀了这片无尽的黑暗

 空地的中间,有着一块石碑

博丽的巫女 生于—— 死于——

以及那以及蒙灰的照片

 小小的巫女跟随着少女向前走去,一直到那墓碑之前

少女轻轻蹲下,拿出洁白的手巾擦去石碑的灰尘。

“傻瓜,我带她来看你了,你不是一直想见见她吗,见见长大的她,见见能独当一面的她。”

少女的声音逐渐变得轻微,梗塞,她艰难的从嘴中挤出一句话。

“傻瓜….你倒是睁眼看看你的女儿啊…傻瓜…”

少女将头倚靠至墓碑之上,金色的发丝散落至她的脸颊周围,滑下晶莹的泪滴。

小小的巫女矗立在她的身旁

“妈….妈…”

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她原地站立着说出这句话。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越来越快的语速,以及越来越多冲破结界的记忆。

小小的巫女脑中涌入巨大的记忆。

她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曾经坐在旁边的少女不是身旁这个金发的妖怪,她想起来曾经有着和她相同外貌的年轻女性将她抱在怀里,她想起来很多事情。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她不断的回想,她的嘴中不停的念着

她想起来曾经的村庄有着一场巨大的火灾,她想起来那场火灾中,抱着自己的女子飞越在火焰上空,奋力的拉着周围已经倒地的村民,她想起来最后村民们逃出那片火海。

但是她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那个飞越在村庄上空的女子去了哪里。

不知是天上下了细微的雨,亦或是小小的巫女眼中流下了泪水。

泪滴,打湿了石碑

泪滴,打湿了草地

嘶吼,悲鸣

相比起几个小时前还寂静的森林,现在却格外的喧嚣

嘶吼着,那不断涌入脑中的记忆,悲鸣着,那惨无人道的过去。

金发的少女看向哭泣的巫女

她轻轻的将双手打开

她蹲下,抱着眼前哭泣的巫女。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巫女小小的脑袋,伴随着紫色的微光

小小的巫女记不起来了,记不起来她为何悲鸣,记不起来为何她来到了这里,但她很累,很累,累到已经睁不开眼睛。

她将眼睛闭上,一如既往的将脑袋耷拉在少女的肩膀上。

小小的巫女进入了梦乡,她不会记得今天她看到,她想起来的事情,一如既往。

少女半跪着,抱着小小的巫女,泪滴从月光照射到少女的脸上,滴落到草地。

小小的巫女不会记得今天的事情,也不会想起来过去的事情,一如既往。

但是少女记得,她全都记得。

她记得从火海回来的女子身患疾病,被她曾经拯救过的人们唾弃。

她记得曾经载歌载舞的神社最后只有秋叶与落雪为伴。

她记得卧病在床的女子对她的最后一个请求

“照顾好灵梦”

她记得,她永远记得

是她亲手结束了怀中巫女母亲的生命

那沾满双手的鲜血,与少女的嘶吼,每年都会在这片森林回荡,回荡在少女的脑海中。

月亮高高的的挂在夜空之中,不肯落下

少女久久的跪在墓碑之前,不肯离去

一直到那泪水已经湿润了整块石碑。

少女抱着巫女走回今天来时的路

树叶被长裙所牵引,却不留下一点泥土。

就如每年做过的一样

没有任何变化,一如既往。

天色渐渐明亮

巫女睁开眼睛,看着每天都会在床边守候她的金发少女。

她记得这是她和金发少女认识的第一年,她对自己很温柔。

少女抚摸着巫女的脸颊,每年都守候着巫女的她,等待着长大的一天。

等待着这沉重的记忆能够进入灵梦脑海的一天。

不知多少年后的幻想乡中

博丽的巫女对着境界的妖怪这么说着。

“你说,为什么神社每天都没有人来纳奉呢,要不紫你用你的能力为我招揽点钱财吧。”

金发的少女看着上空,没有任何的言语

“紫?”

“我只是想起来很久很久以前,一个无法被我们铭记的故事罢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