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书桌上,放着一个铁盒,里面有你的珍藏——成为记者至今的全部照片。
你时常坐在桌前,翻看着它们,带着微笑。
一张又一张,映入你的眼眸,由斑斓的彩色,到寂静的黑白,由触感温润的光面纸,到粗糙的泛黄纸张。
春蝶飘飞的冥界夜樱,夏风拂动的神社风铃,秋雨浸染的漫山红叶,冬阳洒落的雾湖冰原。
漫天飞舞的彩练,神社巫女的祭祀,人间之里的烟火……
你左手拿着一叠照片,右手悬在铁盒上。
黄褐色的相纸,陈在盒子的最低部,倒扣着,只能看见整齐排列『kodak』字样,伴着几乎发黑的斑痕。

『咔擦』熟悉的机械快门声闪过你的耳边。

Super-Ikonta c531,你最喜欢的一部相机,也是你记者生涯的起点。
『 1937,made in Germany
                 designed by Zeiss 』
你时常在透过百叶窗的日光中摆弄它,斑驳的铭牌依旧反射出金属的光芒。

你从霖之助那里换来了它,很新,据说是外界最近发售的新款。
你飞翔在幻想乡的天空,寻找着你的第一份新闻素材。
雪落下了……
村庄着火了……
妖怪们互相斗殴……
没人会觉得新奇,你也是。
至今,你没有动过一次过片扳手。

尖锐的咆哮与鸦雀的惊飞,刺透风雪的嚣叫,鼓动你的耳膜。
『啪哒』
你循着声音望去,折叠的皮腔弹出,伴着机械结构的轻响。
你将它放在眼前,已经调好了焦距与快门速度。
你透过取景器凝视着,将食指轻轻搭上快门键。
『咔嚓』
它拍打着凛冽的劲风,若银色的利剑,将大地刺出一朵血花。
『咔嚓』
它甩动着光滑的羽毛,撕扯血与肉,让飘落的雪也染上猩红。
『咔嚓』
他呼唤着母亲,若嘶吼,若哭泣。
『咔嚓』
他透过镜头与取景器,注视着你,眼中尽是绝望与哀求。
『咔嚓』
它振动沾着血污的双翼,直击长空。

过片扳手回弹,发出金属撞击的清响,你的衣袖卷起细雪。
身后的鹰啸与枪响,巫女的喝声与父母的哭喊,都与你无关。

你将胶卷交了出去……
你走上了『普利策』的领奖台。
天狗们赞扬你的作品生动,富有冲击力。

你右手颤抖着,你逃走了。
当大天狗为你递上红叶时,你看见一个小男孩在观众席的尽头,拖着残肢断臂,血流如注……
看着你……
绝望……
哀求……


*注:Super Ikonta C 531/2 , 生产年代:1936 to 1953,蔡司光学生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