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妖怪之山出了一宗不大不小的怪事。

从外界进来了一面大鼓,引起了一小阵波澜。

且记了一笔,大概能写成不错的报道。

——————

差不多从破晓开始,山脚下就一直处在纷扰之中,真是闹得天狗不得安生。

大概又有什么事情进来了,且去看看吧。

带着惺忪的睡眼,拿上笔记本和相机,便循着那串喧闹声而去。

——当记者也很辛苦呢。

不多久,就在半空中找到了吵声的来源。“是我先注意到的!”“是我先注意到的!”原来是河童和天狗围在一起叽叽喳喳,我正疑惑于这群家伙争吵的中心,俯冲下来,才发现她们围着的坛子,上面已有一对代表在激情辩论。那坛黑不溜秋的,开始以为是块金属,听到她们的跺脚声才反应过来是鼓,半妖高,直径的话,让一只河童趴在上面,大概也绰绰有余。

既是擂台,也是战利品,真有趣。

双方见我这德高望重的大记者前来,便群声把我推成了裁判。若不是名声在外,可真难领此情呐。

于是我强忍哈欠,整了整衣领,翻开了笔记里新的一页,开始记录下这有趣的事情。

天狗代表a:

昨晚在巡逻时,河边传来了很大的响声,怕是什么东西来了,大家一开始都有些紧张,但后续没有动静,也都放心了下来。

黎明时,我们一起去巡逻,后来在下游找到了河童,我们看她们吃劲,就搭了把手,一起打捞上来了。

我们原来的鼓和号都已旧了,要换批新的!这鼓该归我们!

河童代表A:

昨晚,我们在河边的营地传来了很大的响声,后面还传来了模模糊糊的声音,在水下听得不太分明,像是有水怪,大家都很害怕。

天亮后才敢到水里勘察,没想到,原来是一大块铜。重到联合了天狗才打捞上来……后来稍微称了一下,大概有两百多公斤呢。

我们最近要搭铺电线,也要准备一批新铜。是我们最先发现的,也是出力最多,这鼓当是我们的!

原来是分赃不均……最烦这类事件了,我又不是警察或城管。

不过,倒是对这面大鼓有了些兴趣。听她们争吵时细细观察了一番,鼓身已锈迹斑斑,从鼓腰蔓延而上几道圈纹,而在鼓面上,边缘立着六只蟾蜍,但细节已模糊不清,一圈圈波纹荡漾于上,其间还围着几只振翅的飞鸟,充作圆心的,竟是太阳。轻轻地弹了一下,在那清脆的响声里,藏着道闷闷的回音,看来,下面当是无底的。

和以前进来过的低质量乐器完全不同,感觉是不同寻常的东西,还是做进一步的分析为好。

于是暂时制止了关于所有权的争吵,细细地拍了几张照片,便去拜访这方面的专家,其中几位很感兴趣,亲临了现场。

某流行乐手:

(先是用普通的小锤敲打,然后拿鼓槌来敲)

相当洪亮的声色呢,是用来传信的吗?不过,把这种突出的装饰装在鼓面上真的合适吗(指着蟾蜍),会很容易损坏吧。

还是太大了,如果有小型的样式就好了,真想试一试。

另外,这家伙也有成为付丧神的潜质吗?感觉到了额外的东西呢。

多一个同伴就好了!(喜形于色)

某语言专家(天才):

(出示了在大鼓旁边拍的石碑照片,是山里原没有的东西,大概是和鼓一起掉下来的)

这文字,好像在哪里见过。(边在一堆古字帖里翻查,旧书屋也会收集这类东西吗)

看来是古汉语里的“北流縣”,用楷书写的,是锻造的地名吗?

(出示了照片)

在收录的书里,没见过没有这么奇特的东西呢……完全没见过。

是他们用来封印妖魔的器物么?

历史学者:

是很古老的花纹了,完全没见过呢,不过可以断定,是农业社会的产物。

作用?大概是用来展示权威的仪物。虽然传声是明摆着的作用,不过单用于此的话,有更高效、更经济的方式可选。

不合乎常理的话,就要从威权上来想了。

(把照片和语言专家的推论都给她了)

帮大忙了。楷书,再加上这个中国才设有的郡名,能确定是中国的产物。

虽然具体年份不确定,不过制造的位置是能确定的。

放到乡外的现在,大概是很珍贵的文物吧。

某结界专业人士

“从乡外消失的某些物品,就会进入到幻想乡之中。”

(打开扇子,边轻轻扇着,边自如地聊着)

是从概念上来说呢,还是从来记忆说呢?

如果是被乡外人遗忘的话,那便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最后一位被采访者显得很激动,看了照片后便飞奔下山。

大概是因为看到了边缘立着的蟾蜍。

某古神:

把青蛙装饰其上了……难道说,在其他地方里也有崇拜它的族民吗?

从这个东西里感受到了浑厚的威严感,以及人类那浓厚的信仰。在乡外的过去里,它也曾是被人所敬仰的圣器吧。

真是令人羡慕呢。(轻轻地抱住了铜鼓)

请住到神社里来吧。

首先发现的两拨家伙虽然对这建议不甘心,但在守矢那边的威逼利诱下,最后还是应允了。

听说是分别给了等重的铜和一些大喇叭,这样的交易,是常有的事情。然而,那鼓里潜在的东西,或许是不能用价格来衡量的。

诹访子对此很高兴,连夜将它送上了神社——听说用了好酒,专门请鬼搬的。还用不知名的工艺翻新了一下,做了个巨型的鼓架。

现在看来,已与之前那副铜锈斑斑的样子完全不同了。

另外两个神对此都很满意,唯一的微词是“要是能刻上几条蛇就更好了”。

现在那面鼓立在参拜道边,偶尔飞过时,能看到诹访子坐在被立起的它之上,眺望云海。而在祭典或聚会上,也时常会用它来渲染肃穆的气氛。

对它来说,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罢。

云曦

2021.6.17

篇后语

大家好,这里是来自广东的云曦,这次应征为桂t写了篇壮乡铜鼓和幻想乡的短稿,希望大家喜欢。

壮乡铜鼓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两世纪,而岭南地区的历代史编里,对此的记载也从未断绝。因此,这一文化,是深入了解古壮族文化的钥匙之一。而其中的北流型是代表之一,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因此选用了这种构型。

而我关于铜鼓的记忆,大概可以追溯到2018年。那时,我随南宁的亲戚去了壮族文化博物馆。是在一阵很长的颠簸中来到的,从停车场里转个弯,就看到了那面直径三米的巨大铜鼓。我回头问他,得到的是一个骄傲的答案:

 “壮乡铜鼓!”

它就这样静静地立在那里,仿佛代表着一个民族最愿意展示的一面。那份巍峨,那份厚重,如我入桂来连日所见的山。

后来的参观对我来说,已记不太清。因为在那一刻,我的心中闪过四个字:

桂物观止。

因此,这颗在那时已被种下的种子,在看到征稿启事的那一刻便发芽了,也就有了这篇粗浅的通讯笔记。

因此希望大家在迷醉于东方的同时,也能多些关心属于我们自己的古文化罢。

2021.6.20

梦幻泡影 云曦

1 个评论

  1. 通告:Elementor #267 – 广西THO官方网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